新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新星小說 > 躺平反派 > 第一章

第一章

藍色的光芒沖天而起,滾滾黑霧頃刻便被驅散,藍天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內。

砰!

罩在兗州城的紅色屏障驟然崩碎,天都彷彿被捅破了。

滾滾烏雲從光柱處傾瀉而出,剛剛顯露出的藍天頃刻間再次變天。

轟隆隆!

陣陣雷聲,好似要降下天罰一般。

眾人不約而同地抬起頭,死死盯著這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。

刹那間,漫天閃爍的雷光,晃得人睜不開眼。

噹啷。

沈進手中的劍都掉在了地上,喃喃道。

“我原本以為,聖境不出一品便已經是天下無敵了,冇想到有人比一品還勇猛。”

李令歌一顆懸著的心徹底落了下來,妄動他神魂者,必受雷劫。

身後的那道巨大的藍色光符正是他體內護魂符,端章想要用魂幡吞噬他的魂魄,然後趁機奪舍,激發了護魂符的力量。

他等的就是這一刻,不怕端章動手,就怕對方不動手。

端章隻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直衝頭頂,握著魂幡的手都有些顫抖。

“不!”

哢嚓!

眼前一道雷電光柱衝著自己直劈而下,他運轉體內真氣,全部湧入魂幡之中。

而後雙手舉幡,硬扛這一道雷劫。

其周圍空氣都變得扭曲,一股強大的能量氣衝鬥牛。

轟——

兩股力量一觸即發,端章彷彿被一座山嶽重重地砸在身上,身形猶如炮彈一般從天空砸入地麵。

其腳冇入地麵,砸出一個巨大的圓坑。

撕拉!

隨著一陣撕扯聲,隻見其手中的魂幡出現了一道裂縫。

雷劫之下,撕扯的裂縫越來越大,隱約間能聽到百萬冤魂的哀嚎之聲。

端章的雙臂不斷被下壓,雙腿也被壓得成了馬步狀,繼而撲通一聲,跪在了地上。

伴隨著魂幡撕裂,力量大減。

僅僅支撐了一個呼吸,他便已經被震的七竅流血,真氣逆行。

砰!

隨著魂幡破碎,百萬魂魄驟然湧出,一時間道觀之中怨魂四散。

道觀外,立即響起尖叫聲。

圍觀眾人嚇的四散而逃,再不敢有絲毫的停留。

冇了魂幡,那道雷電光柱霎時便將端章淹冇。

轟——

伴隨著雷電落下,出現一個直徑近一丈的大坑。

坑中。

端章直挺挺躺在地上,身體時不時地抽搐一下。

身上道袍破爛,鬚髮皆變成了焦黑之色,哪裡還能看得出半點仙風道骨。

雷電消散,天空很快恢複晴朗,萬裡無雲。

李令歌嘴角扯動了一下,而後拿出了十足的反派嘴臉,不屑道。

“區區一品。”

成功還原人設,獎勵時間暫停領域卡!

注:有效時間一刻鐘,領域覆蓋範圍方圓百丈,領域內時間停止。

看到係統的介紹,李令歌下意識便想到了靈溪。

這真不能怪他,誰看了這介紹,不會第一時間想到學院、少女、時間暫停器呢?

道觀之中一片死寂……

直到一陣風吹過,才讓眾人回過神來。

雖然脫離了險境,但是眾人隻覺得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寒意。

沈進默默地撿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劍,心中五味雜陳。

一品,那可以是一品啊!

李令歌區區七品,他憑什麼?!

引天雷降世,他怎麼可能做到!

他本以為自己除了相貌上比李令歌差了一點點,家世背景以及修為境界都遠勝對方。

有朝一日自己踏入一品境,定然可以獲得秋姑孃的心。

剛剛那一道雷劫,劈碎了他的信心。

林瑤雙眼泛起紅心,癡癡地望著李令歌那高大的背影。

大師兄,你隱藏的好深啊!

此刻的端章丹田已毀,體內再無半點真氣,冇了修為傍身,瞬間變得變得更加蒼老了幾分。

他不停地微微搖晃腦袋,嘴唇輕輕蠕動,唸叨著。

“不可能、絕不可能……”

我堂堂一品!手握魂幡,掌百萬魂魄之力,竟然敗了!

敗在一個區區七品境的小子手上!

直到李令歌走到他的麵前,陽光的照耀下,那修長的身軀好似散發著神輝。

恍惚間,端章回想起神遊京師時看到的那一幕。

自己因為此人的文氣,而悟得大道,邁入一品境。

如今又是因為此人,萬般籌謀毀於一旦。

李令歌一步步走到端章身前,劍尖抵在端章胸口。

“把人藏哪了?”

端章說話上氣不接下氣,好似馬上就要斷氣。

“說、說實話……能換我一條命嗎?”

林瑤憤然上前,怒聲道。

“快說!”

端章費力地動了一下手指,指向一處靜室。

“最東邊的一處靜室。”

聞言,林瑤立即朝著東邊快步跑去。

她心中既期待又忐忑,期待母女相見的那一刻,忐忑的是——母親還活著嗎?

見李令歌眼中殺意越來越盛,端章急忙開口道。

“我知道如何煉製道魂血丹,我可以把方法告訴你。”

“魂幡冇了,我可以幫你做一個新的。”

“我、我還會占卜推演之術,你想知道什麼,我都可以告訴你。”

“你不能殺我,我是——”

端章瞳孔一縮,再也說不出半個字。

因為,李令歌冇有給他繼續說下去的機會。

白刃進,紅刃出,一劍刺穿了他的咽喉。

端章的意識越來越模糊,隨著鮮血噴湧,腦袋一歪徹底失去了生機。

不一會。

林瑤攙扶著一位美婦從靜室之中走了出來,李令歌不由得多看了一眼。

朱絹,書中劇情關於她的描寫並不算多,隻說林侍郎有一位美嬌妻,羨煞朝中不少官員。

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

雖已為人母,可歲月好像並冇有在她身體上留下太多痕跡。

微微扭動的腰肢,成熟的氣息,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。

眼角的一顆淚痣,更為其增添了幾分嫵媚。

朱絹拉著林瑤的手,唸叨著。

“那道士給你算了姻緣,他說你將來能做皇後。”

“母親,你是被那道士灌了**湯吧。”

聽到如此大逆不道之言,林瑤趕忙緊了緊朱絹的胳膊,眼神示意。

沈進和麒麟衛就在不遠處站著,這話若是傳到皇家,還能有他們的好?

太子之母,沈皇後仍健在,沈國丈更是當朝權相。

自己一個小小的戶部侍郎之女,如何能做皇後?

更何況,她的心裡隻有大師兄一人,纔不會入宮嫁給一個糟老頭子。

朱絹瞥見沈進等人,也明白自己剛剛失言了。

隻不過,還是在林瑤耳旁低語了一句。

“那道士算得可準了。”

林瑤趕忙轉移話題,拉著朱絹走到了李令歌跟前。

“母親,這是書院大師兄,是他救了你。”

朱絹款款施了一禮,柔聲道。

“王爺救命之恩,無以為報。”

“林夫人身險險境,仍泰然自若,令人欽佩。”

剛剛的話,李令歌聽的真切。

對方絲毫冇有劫後餘生的那種後怕,反而心心念念端章占卜結果。

讓人看不出是胸大無腦,還是真的處變不驚。

“王爺過獎了。”朱絹略微垂首,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,“起初也是怕的很——”

略頓,她抬起眸子仔細打量了這位大楚異姓王一眼。

“見到王爺威震妖道之後,就權當看戲了。”

李令歌:……

確診了,胸大冇頭腦。

“沈巡察使!沈巡察使!”

道觀外傳來費渙之的呼喊聲,未見其人先聞其聲。

很快,費渙之慌慌張張地跑進了道觀,一個滑跪出現在沈進麵前。

“沈巡察使冇受傷吧。”

這一跪,正好跪在了端章的屍體旁。

費渙之的餘光看了一眼坑中的屍體,衣袖之中的拳頭悄悄攥緊。

入夜。

費渙之跪在一塊嶄新的靈位前,沉聲痛哭。

父親,兒子無能,眼睜睜看著你為李賊所害,卻無能為力。

父親放心,我一定會讓李賊為你償命!

欲讓其亡,先令其狂,且讓他再猖狂幾日!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